王嵎生
  奧巴馬亞洲四國行雖已落幕,但美國國內評論仍延綿不斷。有人認為他“成功地”顯示了美國作為“老大”的權威性;有人認為他表現軟弱,被日本“耍了”;有人認為他步入了 “遏制(中國)陷阱”的險境,看似主動,實則被動。
  最令人感興趣的是,美國主流媒體一再宣傳,奧巴馬既想對抗中國,又想討好中國,一直在盟國和中國之間“走鋼絲”。奧巴馬本人和美國一些高級官員一方面對中國放狠話,強調美國要確保國際規則和準則得到遵守,“包括在海上爭端”;同時又不斷辯解說,美國的目標“不是對抗中國”,“不是遏制中國”,做出一副向中國釋放“善意”的姿態。這種現象,在中美關係史上還從來沒有過,看似矛盾,實則是美國“兩面下註”在新形勢下的反映,也是美國“亞太再平衡”戰略的需要。
  但是,“兩面下註”是特定情況下的一種權宜之計,風險很大。美國目前的“兩面下註”,實際上並不是一半對一半。“大註”自然下在日本和盟國方面;同時,期盼對中國下的“小註”也能收到“大紅利”,誘使中國遵守它所謂的“國際規則和準則”。這首先是一廂情願,誤判形勢和中國獨立自主的外交定力;其次是把原本是“正能量”(可以成為合作伙伴、甚至朋友)的中國當作 “負能量”,結果可能造成美國專家約瑟夫·奈所說的,自己“製造了一個敵人”。第三,把一心想重走軍國主義道路的日本當作“正能量”,其惡果不言自明。有過珍珠港事件和太平洋戰爭經驗的美國民眾心裡十分清楚,日本現在“借力”美國,有朝一日很可能變成傷害美國的“負能量”。
  時代變遷和國際力量對比的變化,是不以人們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。美國一些比較務實的高層人士也承認,現在美國已“不能對世界發號施令”。英國上院議員梅格納德·德賽教授也用調侃的語言建議美國應學習英國,“享受衰落”(當然,目前只是相對的)。我倒是建議,美國應該順應時代潮流“享受合作”。
  中國已提出中美共同構建 “新型大國關係”,這是經過認真思考而釋放的善意。奧巴馬總統也多次表示,美方願與中方一道,致力於建設新型的大國關係。既然如此,美國何不在中美關係方面增加“正面下註”,讓中美現在“不那麼舒服的相互依存關係”舒服一點,從而逐步成為真正的“合作伙伴”,享受“合作共贏”的美酒,而不是“賭輸”的苦酒。
  (作者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戰略研究中心執行主任)
  (原標題:美應學會“享受合作”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d91zdqhhb 的頭像
zd91zdqhhb

alfred

zd91zdqhh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